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h小说_种马小说_yy小说_完本小说_h小说 推荐_小说排行榜_360小说 -> 武侠修真 -> 贫道劫个色

第九十六回 夜半霸王上弓 南宫惨变太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且说恩州驿里,先是黄世仁偷梁换柱,哪料想那准提道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灭了白九儿的肉身,收了元魂,安插下那明妃珑姬,正是一个比一个贱,一个比一个狠。

    翌日,众人起了个大早,召集了人马,苏护等人迎出了“妲己”,连黄世仁在内,这帮人都没有发现这妲己早已经被两换了身体,依然向着朝歌赶路。

    一路上倒是无话,过了三五日,黄世仁就觉得面前的这女子,怎么看怎么不像是白九儿。

    白九儿的性格老黄最清楚,虽然是九尾狐妖,天生就有魅惑的本领,可也不会如此风骚,尤其是黄世仁和白九儿之间的那隔膜,白九儿就更不可能众目睽睽之下勾引这个调戏那个了。

    苏护等人还好,以南宫适为首的西岐残兵,一个个被那珑姬搞得晕头转向,魂不守舍。

    “这贱人如此不守妇道,待俺有机会,一定做了!”南宫适是个正经人,早被那珑姬勾引得忍耐不住,又见手下一个个失魂落魄口水直流的样子,真是无边的业火烧红了半天。

    走走停停,这一日,哨马来报距离朝歌还有百里地。

    “天色晚了,国师,侯爷,俺看还是找个地方住上一宿,明日起早赶路,如何?”南宫适一心想对“妲己”下手,一路上没有机会,眼见马上到朝歌了,再不动手那就完了。

    “也好。”苏护点了点头。

    众人寻了处镇子,安息下来。

    “大哥,你有没有觉得九儿姐姐性格变了不少。”酒桌之上,朱子真捅了捅黄世仁,朝对面的珑姬努了努嘴。

    黄世仁端着酒杯,只见对面的这位不停地暗送秋波,时不时地勾引南宫适等人,那模样,那神态,半点的白九儿风采也没有。

    “一路上我也觉得奇怪,而且暗地里产看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黄世仁摇头道。

    “这就奇怪了。看来九儿姐姐此番真的是扮嫂子扮得入神了。”朱子真呵呵坏笑,低声道:“不过大哥,俺还是喜欢这样的妲己嫂子,真够滋味,要不,俺乐呵乐呵成不?”

    “你若敢,我斩了你!”

    “大哥,你也忒小气了,这不又是真的嫂子!”

    “我擦!这可是九儿!”黄世仁恨不得阉了朱子真。

    “说笑,说笑。”朱子真见黄世仁要来真的了,赶紧打住。

    吃饱喝足,众人纷纷回房。

    不说黄世仁等人回去郁闷了,却说南宫适,回到了房间,一直等到了三更时分,换了身黑衣,蒙面溜了出来。

    客店里极为安静,想来都入睡了,南宫适悄悄来到了后院,只见“妲己”住的那房间依然是亮着灯光,门外两个丫环趴在栏杆上打着瞌睡。

    “呵呵,机会来了!”南宫适暗笑一声,来到那两个丫环身后,一发打晕了,走到窗前,蘸湿了手指,捅破了窗户纸,趴上去往里观看。

    “娘的!晦气!”这一看,只把南宫适看得满脸通红。

    但见那云床纸上,“妲己”玉体横陈,只罩了件丝纱,那美酥的双峰,那平坦的小腹,那修长的玉腿儿……

    便是南宫适正人君子一个,也看得心头狂跳。

    “这贱人,实在是红颜祸水!”南宫适从怀中掏出一个竹管,透过窗户,往里面使劲一吹,一阵红色烟雾涌入,但见床上那妲己头儿一垂,晕晕沉沉睡去。

    “得手!”南宫适心中欢喜,推开了房门,来到妲己床边,冷笑道:“你个贱人,切吃我一刀!”

    言罢,手中钢刀高举,对着妲己砍去!

    “南宫将军,你可真下得了手!人家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你如此杀了,就不觉得可惜么?”南宫适刀未落,就听得那妲己咯咯一笑,与此同时,觉得一团罡气撞向自己胸口,咣铛一声,南宫适被撞得横飞出去,磕在梁柱上,手中钢刀飞出,喉头一甜,飚出一口鲜血来。

    “你!”南宫适乃西岐第一战将,一身本领十分了得,自然想不到这妲己会如此的棘手!

    “咯咯咯。南宫将军,你觉得人家身段如何?”那妲己换换从床上站起来,光着那一对洁白的玉足,缓缓走来。

    她身上只穿了件丝纱,这么正面一看,真是春光无限。

    “你这贱人!我杀了你!”南宫适挣扎着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根本挪动不了丝毫。

    “哎呀呀,南宫将军实在是太吓人了。打打杀杀有什么好得,将军,良宵苦短,不如你我乐呵一番,颠龙倒凤,岂不是好?”那妲己咯咯直笑,来到南宫适跟前,将那双峰、小舌一个劲地招呼,南宫适身不能动,又受到如此的“待遇”,尽管心头火气,可是那身体却是忍受不了,一柱擎天。

    “咯咯咯,南宫将军好雄伟!”妲己越发浪了起来。

    咻!珑姬正要行好事,只听见一声破空之音传来,也是脸色一边,一转身飞射到云床纸上,捂着脸大声抽泣,南宫适被她搞得摸不到头脑。

    “怎么回事?!”门口,早显出了黄世仁的身影。

    黄世仁回到房间,一直睡不着,想来想去觉得甚是奇怪,索性过来找问问清楚,拿料想来到屋子里,见此情景,真是一愣。

    “国师!”那珑姬见了黄世仁来,娇娇地扑倒在黄世仁怀中,身子乱扭乱噌,嘴上却哭道:“国师,你可要为人家做主,三更半夜的,南宫将军闯进来要非礼人家,还动手动脚的,这要是传出去,让奴家怎么活?好在奴家机智,假装应承她,暗中用那夜壶砸了此人一下,国师,你为人家做主!”

    珑姬搂着黄世仁,哭得梨花带雨。

    黄世仁看着哭得凄惨的“白九儿”,又看着躺在地上的南宫适,一张尖脸早已经成了猪肝色。

    我日娘南宫适!老子的女人,你也敢过来偷腥!?白日里见你他娘的正经无比,想不到竟然是个骚货!如今落到俺的手里,岂能饶了你!?

    黄世仁来到南宫适面前,冷笑道:“南宫将军,此事,是真的么?”

    南宫适这个时候,真想一头撞死。本想是来杀了“妲己”完成姬昌的任务,哪料到先被一个女人搞倒,如今又被黄世仁撞上!

    眼前这情形,自己若是承认了,那自己便成了个名副其实的大色狼,若是不承认,黄世仁追问起来,自己总不能告诉人家是奉命刺杀妲己嫁祸黄世仁的吧!?

    罢罢罢!为了主公的大业,今日也只能蒙冤了!

    南宫适想到这里,钢牙一咬,扭过头去,算是默认了。

    “南宫适,你娘大好大胆!贵人乃是大王亲点,那就是大王的女人,你竟然对贵人出手,那便是对大王不敬,你小子是不是想被诛灭九族呀!?”黄世仁蹲下身子,看着南宫适阴阴一笑。

    诛灭九族?这四个字,听得南宫适心头一沉。

    此事若是传出去让纣王知晓,诛灭九族那是一定的。

    “主公对我恩重如山,诛灭九族就诛灭九族吧!”南宫适心头一横,冷冷一笑:“黄世仁,今日事不成,被你撞上了,要杀就杀要剐就剐,忒多废话!”

    呵呵呵呵。黄世仁坏笑了一声。

    南宫适的为人他知晓,说什么半夜来霸王硬上弓,绝对不是此人的风格,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

    “南宫将军,你以为我是个木头么?”黄世仁笑道:“说罢,你来妲己这里,是何原因,让俺满意了,一切好说,这事情算我没看见,若是不让我满意,嘿嘿,爷爷让你爽歪歪。”

    “黄世仁!俺便是夜半来采花,怎地!?”南宫适嘴硬如铁。

    “好好好!”黄世仁知道不对南宫适下狠手,这货绝对不说。

    好老黄,奸笑一声,大手一挥,一道灵光射入南宫适下体,手结道印,大喝一声:“给我爆!”

    噗!一声闷响,南宫适菊花盛开,屎尿冲天,痛得惨叫一声,晕死在地。

    老黄这金手指,能爆得姜子牙脱肛而去,能爆得文殊广法天尊捂脸而走,南宫适一个凡人,再牛叉也抵挡不了。黄世仁若不是手下留情,早就将他爆得稀烂了。

    这等险恶手段,便是身后的珑姬,看得也是目瞪口呆。

    这贱人,果然名不虚传!

    黄世仁呵呵一笑,弄醒了南宫适,笑道:“南宫将军,滋味如何?爽不爽?有没有快感?”

    “黄世仁,吾誓杀汝!”南宫适痛得五官扭曲。

    “说,你半夜来此,有何目的?!”

    “死,也不说!”

    “你娘的,好,再让你爽一把!好宝贝,爆他鼻孔!”

    噗!

    “啊!?”南宫适被爆的满脸鲜血。

    “说不说?!”

    “不说!”

    “好!爆他耳朵!”

    噗!

    “说!”

    “死也不说!”

    “你娘的,硬得很么!再爆!”

    ……

    黄世仁这贱人,一爆再爆,爆得凡是南宫适身上有洞眼的地方,处处血肉模糊,南宫适纵使铁打的汉子,也打熬不住了。

    “黄世仁,你杀了我吧!”如此的待遇之下,南宫适只求速死。

    “没那么容易。”黄世仁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喝了一口茶,道:“我问你,你可曾有妻儿?”

    “没有!俺光棍一个!”南宫适吼道。

    “那真可惜了!”黄世仁摇了摇头,目光看向南宫适裤兜上。

    这一眼看得南宫适心头一冷,正要说话,忽然觉得自己胯下肉枪传来一阵剧痛,俨然有什么东西插入了自己的尿道!

    “南宫将军,你再不说,俺就爆了。这一爆你小弟弟可就完了,传宗接代的任务可就完了。你也知道,这没有后代,可是最大的不孝!怎么样,说不说!?”

    这话,听得南宫适心惊肉跳。

    男人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不是金银,不是权势,还不是胯下的这二两肉么!?

    “主公,南宫不能服侍你了!”南宫适仰天长啸,就要咬舌自尽。

    “想的美!”黄世仁一挥手,门后的门闩飞来,堵住了南宫适的嘴巴。

    “南宫适,我再问你一遍,你说不说!”

    呜呜呜!南宫适嘴不能言,却是直摇头!

    “好!你真行!好宝贝,给我让他爽上一把!”黄世仁大喝一声,噗的一下,南宫适胯下血肉飞迸,堂堂西岐第一战将,转眼之间成了无根之人!

    南宫适闷叫一声,又一次晕倒在地。

    “国师,怎么了!?”苏护等人也已经敢来,这么大动静,早惊动了这帮人。

    等看到房间里的情形,尤其是南宫适那惨状,苏护等人呆若木鸡。

    “国师,这……”苏护看着南宫适,直皱眉头。

    南宫适是姬昌的爱将,这贱人怎么把人家搞得如此!?

    “侯爷,俺若是晚来,就要出问题了。”黄世仁冲着“妲己”呵呵一笑。

    那珑姬见苏护来了,早穿上了衣服哭哭啼啼添油加醋讲南宫适如何半夜来霸王硬上弓说了一遍。

    气得苏护直冒青烟,转脸把黄世仁拉了过来:“世仁呀,固然是南宫适的不对,可打狗也得看主人,此事应该报于大王也就算了,你现在搞成这样,姬昌那里如何交代?”

    “侯爷,你闺女都差点被人那啥了,你还有这等肚量!?”

    “死去,那又不真的是我闺女。”

    “侯爷,你也太无耻了吧!”

    “比不上你这贱人!”

    苏护呵呵一笑,转脸对手下家将道:“且把南宫适这厮绑了,回朝歌等候发落。”

    一帮家将把南宫适搀扶起来,见这货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全身凡是有窟窿的地方被爆得惨不忍睹,连肠子都出来了,吓得面如特色,飞也似去了。

    “拿着,此丹给他服下,可保他不死。”黄世仁扔出了个仙丹。

    “大哥,你可够狠!不过俺看着喜欢?”朱子真打量着那南宫适的菊门,一连的坏笑。

    “你喜欢?还不哪天让你爽一下?”

    “算了,算了。我自己会爽,自己会爽。”朱子真满脸赔笑,又道:“大哥,这南宫适不是偷女人的人,想来定然是有计策,可曾说什么?”

    “呵呵,他倒是没说,不过刚才他一句话,让我猜得差不多了。”黄世仁冷冷一笑。

    “哦,大哥快讲。”

    “我看此事,十有八九是姬昌那老乌龟要破坏我的好事。”黄世仁看着窗外,阴冷一笑:“你娘的,老子不找你麻烦,你倒送上门来了!今日把你这西岐第一战将弄成了个太贱,哪天让你这老乌龟也爽上一把!”

    “大哥!俺支持!要不,到时候我下来,你二手?”朱子真坏笑道。

    “死去!你娘的!”

    酒馆之中,两个贱人嘿嘿偷笑,看得周围一帮人个个直摇头。

    擦,能把西岐第一战将生生搞成了太监,这俩二货,真乃天下第一等贱人是也!####二更送上!谢谢酸酸的白菜道友打赏。呵呵兄弟们,还能收藏推荐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